Daulam

爱每一个穿着德国13号球衣的人。

以前一直更喜欢夏天,因为夏天我能见到我喜欢的人。现在更喜欢冬天,很想穿得圆滚滚的带着个围巾手里捧着一杯冒热气的饮料,在我印象里,冬天是属于one ok rock的,夏天是属于radwimps的。也许是因为今年军训被晒得很气,即使见到了radwimps却不喜欢夏天了。也有可能是因为下一次我和德国队见面,就在冬天。
距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还有1541天。
#2022年多哈见#

我想了想,我很后悔当初做出那样的决定。这个对不起不好意思亲口跟你说,但是,真的很对不起。我不应该那样对你的,对不起。

今年第三次被这群老男人弄哭。

第一次能够看下诗集。我对诗很没有耐心,因为本威士肖去图书馆借了济慈的诗集。原以为只会看一页然后等到截止日期就还回去了。今天在星巴克等人,包里只有这一本书。便读了起来,很突然,整个人沉浸在了济慈的世界中。现在在酒席上等着吃饭,也把书拿了出来。没有带本子,就拿了星巴克的小票反面写了自己最喜欢的句子。

7.14晚上在北京五棵松那边快被气哭了,但还是忍住了,没有哭出来,我现在一想要是在扬州我恐怕早哭了。在北京也许是因为那边即使是在晚上快十二点了还灯火通明,人满满,虽然我哭了没有人会在意,但我就觉得,不能在北京哭。绝对不能在北京哭。

这一天也没啥开心的事发生。
真希望接下来,你一切都好。

Say something.

写了一小部分 😂 已经连续两天做梦都梦到这个故事了,虽然梦里情节很流畅,但让我用文字描述出来,还有一些难度,所以只写了一点。可能今晚上再睡一觉明天又能写一点吧 😂

有部分情节基于《Call me by your name》
文笔不好,请多多包含。

         莱万从床上爬起来,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液晶屏上清清楚楚的显示着“04:20”。他拉开窗帘,这时候外面的天是一层泛着灰的蓝色,再过一会,天完全亮了,这座城市就会彻底苏醒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走到洗漱间,拿起牙刷,挤上一点牙膏,开始刷牙。他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虽然样貌和在多特蒙德的那个自己没有多大改变,但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两个人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段时间,他总会梦到在多特蒙德的时候,他总会梦到自己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光,但也总会梦到,自己最后和那个人分别。每当想到罗伊斯那时候站在火车旁的样子,他总会被惊醒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这段日子的梦到底是好还是坏,虽然总能让莱万感受到一点点的开心,但最后强烈的悲伤,总会让他在半夜突然惊醒,总会让他一下子喘不过气来。带来的后果的就是眼下越发深的黑眼圈和每天越来越多的咖啡。
         和他为前后辈的克洛泽,看到他这段时间的反常模样,向莱万推荐了一个心理医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样老是失眠也不好啊,虽然你年纪也不算大,但这样也对身体不好。我有一个朋友,他是个心理医生,我想你无论如何,也要去看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莱万接受了克洛泽的建议,他清楚地知道他自己这段时间的状况,当他从克洛泽手中接过名片,看到那个名片上的名字,那些隐藏在夜晚的无尽思念全部都涌了出来,但他强忍住了。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感情,对克洛泽说:“好……谢谢您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名片上写着“Marco Reus”,莱万敢确定,只要这个人出现在他的眼前,哪怕罗伊斯一句话都不说,也能立刻治愈莱万。
         莱万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,想到那个笑起来嘴歪的少年,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眼睛慢慢地泛红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新的时代开始了吧。
加油,罗纳尔多。

我真的看不得二娃哭。